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 >

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_正文 第336章 谁泄露了消息?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很快程云又回到房间中。

    这座城市繁华如梦,但撑起城市的很多都是外来者,从今天就看得出——当外来者都回乡过年之后,街上的人要比往常少了许多,路边很多商铺都关门了。

    还在营业的大多是服装店和娱乐场所。

    至于超市、菜市场之类的,都关得七七八八了。就算还有开着的,程云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找。

    他现在正在为早餐发愁。

    冰箱里还有几个土豆……

    下面倒是冻着有肉,但也不能光吃肉吧?

    程云打开冰箱,手抓着冰箱门,来回审视着空荡荡的冰箱内部。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

    小萝莉便蹲在洗碗台上,歪着脑袋疑惑的盯着他,似乎觉得这只人类又在犯蠢了。

    “大年初一的话,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应该吃汤圆吧?”程云自言自语着,很快他又摇了摇头,“汤圆是没有指望的了,他们压根对‘过年应该准备些什么’完全没有概念啊!速冻水饺?太寒碜了……我记得柜子底下好像还有点面粉,做个扯面?”

    “话说一整晚没有回去,大初一早上也不见人影……”

    程云一边说着一边从节点空间里取出一头野猪,砍下猪腿,剔下腿骨,准备用高压锅熬一锅骨头汤。

    扯面就得配高汤!

    他吹着口哨,熟练的当着大厨。

    没一会儿,程云把面和好,抹上香油,盖上一张薄布放了一段时间,便去叫殷女侠和小法师过来扯面。

    小法师还在沉睡,倒是俞点小姑娘居然醒了。

    俞点小姑娘坐在床上捧着手机看着,她头发有点凌乱,明显刚刚才睡醒。她手机上显示着微信聊天界面,没什么人主动对她说新年快乐,只有她昨晚问候的那些人回复她的消息。

    挨着挨着看下去,她脸上不由挂起一丝微笑,又有些感动。

    终于看到程云的消息。

    俞点小姑娘愣了愣,表情一时有些复杂。

    正在这时,她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盘腿坐在床上修了一晚上仙的殷女侠忽的睁开眼睛,淡淡道:“站长来了。”

    俞点小姑娘又愣了愣,看向殷女侠,面露无语之色:“我也知道。”

    只见殷女侠双臂一展便将身上的被子褪去,她从床上跳下,也不穿鞋子,赤着脚两三步便跨到门口,咔的一下打开门。

    “站长新年快乐!”

    映入程云眼帘的是一只穿着白底小熊图案睡衣的女侠,睡衣很宽松,显不出她身材的火爆,便让她显得十分娇小。

  &nbs菏泽羊羔疯好的医院p; 此时她正仰起头,一脸‘给你惊喜’的表情。

    程云愣了愣:“买了件新睡衣啊?”

    “昂!”

    “什么时候?”

    “前天。”殷女侠低头扯了扯自己胸口的衣服,又说,“小俞姑娘说过新年要买新衣服,所以带我去买的。”

    “然后你就买了件睡衣?”

    “打折,很便宜的!”殷女侠有点不满他那种好像很惊奇一样的语气。

    “好好好……”程云无奈的说,“今早我们吃不成汤圆了,吃扯面,大家一起过来扯吧,多一点参与感。吃完我就要回去了。”

    “扯面?一起扯?”殷女侠一愣。

    “嗯,很简单的,我都把面做成长条状的了,把它扯长扔锅里就行了。”

    “我马上来!”

    砰的一声,殷女侠将门关上了。

    再次打开门时,她和俞点小姑娘已经穿戴整齐。

    这时程云已经将骨头汤倒进普通锅里,然后站在边上指挥着三人扯面。

    他拿出手机,这才把昨晚程烟发的红包领了。

    总共一块钱的红包,他领了三毛多。

    不出意料,是程烟的风格。

    扯面下锅很快就能煮好,于是几人拿着碗围着锅站着,就连小萝莉也叼着它的饭盆站在灶台边上守着。

    趁此机会,程云对俞点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前几天的高烧和感染已经完全退了吧。”

    俞点小姑娘今天穿着一身新的羽绒服,黑色的,显得她身板更加柔弱。面对程云的问话,她点点头答道:“已经完全好了,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头晕,很想睡觉。”

    程云顿时看向小法师。

    小法师扣了扣脑袋,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说:“想睡觉就去睡呗!”

    俞点小姑娘点头:“嗯,先吃饭。”

    吃过扯面,她还撑着洗了个碗,然后立马便又躺回去睡觉了。

    程云则带着小法师和殷女侠进入节点空间。

    在节点光球的旁边,一桶烟花和许多小烟花摆在一起,让殷女侠很是茫然。

    “这是什么,刚破碎虚空过来的?这年头一些物件也能破碎虚空吗?”

    “这是烟花。”程云微微一笑,“按我们这个国家的习俗,过春节是要放烟花庆祝的,古时候则是为了祛除秽物。嗯,只是现在不允许在城市里放烟花了。我想着你们大老远穿越过来也不容易,所以昨晚买了桶烟花想让你们也体验一把。”

    “唔,烟花啊!难怪看着有点眼熟。”殷女侠一脸自己认识烟花的表情。

    泸州羊羔疯治疗贵吗;而这时小萝莉已经从程云脚边跑到了烟花旁边,扭过头来看向程云,小脸上满是兴奋。

    没一会儿,烟花便被点燃了。

    “蓬……嘭!”

    程云等人站得远远地,抬起头望向天上。

    殷女侠立马愣住了,呆呆道:“哇!”

    小法师面容就要平静多了,甚至还打了个呵欠。

    放完烟花,殷女侠内心震撼还未平息,看着不远处还有一些零散的小玩意儿,甚至小萝莉已经小跑着蹿了过去,她也连忙跑了过去。

    小法师则站在程云身边,懒洋洋的说:“这玩意儿我也会弄。”

    “嗯?”程云表示狐疑。

    “切!”

    小法师有些不屑,伸出一根手指,半眯起眼睛念出一声短促咒语。

    “蓬!”

    他指尖多了一颗猩红火苗。

    “看!爆裂火球!”小法师说着,手指着天上,抬起头,口中发出biu的一声!

    那颗豆大的猩红火球立马化作一道光芒蹿上天空,随即轰然炸开。

    “轰!”

    一声闷响传来。

    天空绽放出一个巨大的圆形火球,周围的黑暗好似都被照亮了。

    殷女侠和小萝莉闻声立马抬头看向天空,却只看见火焰迅速消散的一幕。

    小法师得意的扬了扬头:“怎么样?”

    “还行,就是不太好看。”

    “额……”

    装×失败的小法师有些不甘心,说:“不就是五颜六色嘛,给我点时间,我也能弄出来。”

    “弄出来又怎么样,我又不会允许你去外面放。”程云说。

    “额……”小法师一脸挫败感。

    当殷女侠和小萝莉疯玩着将烟花全部败光后,三人一兽才离开节点空间。

    “我要回去了。”程云说着,又顿了一下,他将外套拉链拉开,把手伸进内包,一边掏着什么一边对殷女侠说,“按我们这个国家的习俗,过春节是要给小朋友们发压岁钱的。虽然你已经不小了,但这也是你这辈子过的第一个春节,我觉得还是要让你体验一把。”

    殷女侠起初还有些茫然,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双眼立马亮了起来,期待的看向程云:“我也有压岁钱吗?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东西!”

    “嗯。”程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红包。

    殷女侠目光立马变得灼热起来,表情兴奋:“站长万岁!”

    她接过红包,脸都笑开了。

  &nbs癫痫病要该怎么治疗?p; 旁边的小法师一扫方才没睡醒的模样,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程云,迟疑了下,还是放下了心里的那点矜持,厚着脸皮,搓着手,磕磕碰碰的道:“那个……站长,其实我还没有毕业,我还是个孩子……”

    他现在可是一贫如洗,下个月的工作还没做,工资却已经预支了一部分了。

    小萝莉也高高抬起头盯着程云的下巴,用一只小爪子扣着他的小腿:“呜!”

    程云一笑,又从包里摸出一大一小两个红包:“自然是有你们两个的份的。”

    他将大红包递给了小法师,将小红包递给了小萝莉,一人一兽都十分满意。

    “谢谢站长!”小法师连忙道。

    “呜呜!”小萝莉也叼着小红包,双眼亮闪闪的看着程云。

    “其实我有件事要给你商量,准确说来应该是别人拜托我询问你一件事。”程云对小法师说。

    “什么事?站长大人但说无妨!”小法师捏着红包,心情已经好到说成语了。

    “……额,还是下次再说吧。”程云犹豫了下,“我要赶着回老家了,大概明天就会回来,你们中午和晚上还是想点办法弄点好的吃,大过年的。高压锅里有骨头汤。”

    “额……”小法师皱着眉看向程云,“站长你知不知道说话说一半最讨厌了!”

    程云把小萝莉放进节点空间,很快便坐上了回老家的车。他忽然有些羡慕那些能飞能瞬移的人了,如果他也有这本事,他昨晚就可以在老家和宾馆之间跑个来回。

    在车上,程云拿着手机对程秋雅发消息:“你给我打了掩护的吧?”

    二堂姐气呼呼的回道:“昨晚问你话你不回我,现在想起我来了?”

    “二姐~~”

    “我给他们说你去你同学家了,哈哈你回来等着听他们念吧!大年三十跑到同学家里去,还大晚上的,早上也没回来吃汤圆,很可疑哦!”程秋雅回道,“他们说不准会怀疑你偷偷谈了个女朋友,然后大年三十跑去见你老丈人去了哈哈!”

    “……我要到斜阳了,来接我。”

    “唔,什么时候到?”

    “十点吧。”

    “哦,程烟还给你留了汤圆。”

    “是吗?”程云摸了摸还很饱的肚子。

    大概十点钟,他抵达斜阳镇。

    下车在车站里偷偷的找了个角落将小萝莉放出来,抱着往外走去。

    一辆崭新的电动三轮车赫然停在车站外面,在一群摩托车中显得有些不协调。而车上坐着的那名高挑清冷的少女更是与平均年龄四十以上的摩的司机形成鲜明对比。

    “额……”程云顿时一愣,竟莫名有些心虚。

    居然是程烟!

    这时程烟已经看见了他,她也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福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     程云抱着小萝莉走了过去,扯了扯嘴角问道:“你怎么来了?”

    程烟瞄了他一眼:“不能来?”

    程云一怔,他似乎从程烟这淡淡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不满。

    “我的意思是说,你骑这车也骑得不熟练,春节人又多,车也多,多危险啊……”

    “和骑自行车差别不大。”程烟道。

    “好吧。”

    “上车啊!”程烟皱眉。

    “要不我来开……”

    “上车!”

    “额……”程云这才坐到了后面。

    他们需要穿过小镇街道,和人明显变少的锦官截然相反,大年初一是小镇全年最热闹的时候。哪怕今天小镇并不逢场,也是人山人海,三轮车像是深陷泥潭,几乎走不动。

    服装店和网吧最热闹,其次是路边的餐馆和忽然变得到处都是的烧烤摊,街上很是热闹,各种声音响成一片。

    程烟以前毕竟没有开过这种车,她开得非常小心,手刹全程没放下来,左手搭在刹车上面,脚也一直放在脚刹上,不断按着喇叭,并且她只敢一点一点的慢慢拧电门。程云可以明显感觉得出她的紧张。

    扭头和边上蹲着的小萝莉对视一眼,他再次对程烟说道:“要不还是我来开吧?”

    程烟这次连回都没回他。

    一路穿过街道,他们俨然是所有人的焦点。

    男的帅气,女的貌美,边上还有一只颜值突破天际的猫乖乖蹲着,几乎路边所有年轻人都会多看他们几眼。

    走出镇场,开上乡村小公路,耳边一下子清净了下来,路上也变得空旷了。

    程烟依旧没开太快。

    忽然,她问道:“昨晚你跑哪去了?”

    “啊?”程云其实没听清,他看着路边走神了,但稍微一联想他便知道程烟问的是什么。

    “我去同学家了。”程云说。

    “去同学家了。”程烟淡淡的重复了一句,并未过多反驳他,但更像是‘她不想在这个事上多纠缠’,而不是‘她已经相信了’。

    程云刚松了口气没多久,便又听她问道:“昨晚我在群里发的红包,大家都领了,你为什么没领?我看你都有时间和别人聊天啊。”

    程云立马一愣。

    大家都领了?

    显然不可能。

    小法师今早才领,只领了一毛钱,但他显然不能将这个说出来。

    他更关心的是后面一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vzi.com  山东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