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司考 >

武极宗师最新章节_ 第五十九章 扫荡(第四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空间域镜内。

    平原区域中央。

    一个黑色衣袍的清秀少年,走在空间域镜中,仿佛是在散步漫游,在自家后花园观赏风景。

    “末世。”

    清秀少年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诸位,对不住了。末世!末世!”

    清秀少年张开双手,拥抱整片天空。

    “砰砰!嘭!”

    方圆百多米的地面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深坑。

    “咳咳。噗。”清秀少年耸了耸肩,一步一步,悠哉写意地浮空飞了出去。

    “嗡。”

    一道念力波动,化作一圈圆形,散开传扬。

    清秀少年咧嘴一笑,有些无奈地微笑:“可要快一点了。第一名居然不是我,姑姑会骂死我的。”

    三百一十七米。

    地面之上,忽然冒出来一个女子脑袋,她目光慎重,紧紧盯着前方,嘴中喃喃自语。

    “这等声势,莫非是两位第一梯次的妖孽天才在战斗?”

    “但也不对,只一下就”

    “战斗结束太快了。”

    “砰。”

    犹疑之中的女子瞳孔豁然放大,随后脑袋无力地砸在一旁的地面上。她目光空洞,浑身失去知觉,但身躯却是一颤又一颤。

    仿佛陷入了恐怖骇然噩梦中。

    八百九十二米外。

    一个女性幻术念师,正小心警惕地踱步而行。

    她身为幻术念师,却闯过了第八层下寰塔,论实际战力,几乎相当于第一梯次的妖孽天才。

    余姓女子脸色谨慎,却又平静。

    淡然之中,自信昭显。

    稳健而行,底气十足。

    “嘭。”

    轰炸声音传来。

    “嗡。”
癫痫患者做手术要注意些什么呢r>     莫名幻术波动袭来。

    一股衰竭、破碎、苍老的气息袭来,似乎星辰陷入了老年期,隐约能闻到星核崩毁的恐怖气息。

    这是什么幻术!

    余姓女子脑门一震,懵懵懂懂之间,陷入了大黑暗、大晦深。

    星球在毁灭

    烟火在燃烧

    不!

    不对!

    这是幻术!

    余姓女子浑身打了个寒颤,发软发烫。

    刚刚那等末世情形,宛如一颗行星在我面前爆炸,若不是我及时挣脱只怕已经死了。

    当身体、灵魂、意志悉数自认死亡,死亡就已经注定。

    甚至连彩色丝带能不能挽救回来,都是两说。

    余姓女子额头冷汗森森,感知向前探去。

    近八百米远处,有一个大大深坑,还有着一位三级超凡巅峰。那少年脸庞清秀,身材匀称,眉宇间透露着一丝邪气。

    少年十指交叉,深邃目光望了过来。

    在感知中,他与自己对视!

    余姓女子眼睛瞪得溜圆,身躯瞬间凝固,脑海似乎遭受到流星撞击,嗡嗡作响,她彻底陷入绝望。

    那一位,是洪然!

    下寰城第一王,以幻术念师之身,闯过第十一层下寰塔,王者洪然!

    “王者洪然!”余姓女子惊叫出声。

    “恩?”

    清秀少年此刻的脸庞,阴沉下来,甚至隐隐间透着一抹无奈与怒火,他摸了摸鼻子,眯起眼睛。

    “王者,王者?”

    “说过多少次了啊。”

    “我洪然!是一位皇者啊!”

    清秀少年眼珠子瞪出血色光芒,瞬间跨越八百米空间,直直侵袭入余姓女子的脑海中。

    “轰!”

    余姓女子脑瓜炸裂。

    “叮!”
<秦皇岛癫痫正规医院br>     彩色丝带携带着余姓女子,抛送向空间域镜之外。其内的法则凝结丝带,缓缓修复着她的残破身躯。

    洪然抿了抿嘴,收敛了一丝阴森,远望着被抛送出去的余姓女子。

    “唉。”

    洪然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也太脆弱了吧。”洪然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千米外,十多位天才脑门一震,眼眸晦暗无光。

    整个人仿佛亲眼目睹了星辰毁灭,闭目大叫一声,瞬间死亡。

    一万四千一百米外。

    一百多个人背靠着背,聚合在了一起,汗流浃背。无论是普通天才还是妖孽天才,都谨小慎微,小心翼翼。

    据说

    在那遥远的东方,有一道念力波动横扫一切、溃败所有天才,挨着就要战败,被彩色丝带抛送出去,失去资格。

    于是。

    一百二十一位天才聚合在此,其中足有九十八位,都是念师!

    他们也不想直面那一道神秘莫测的念能波,但战败十人,方可活跃在方圆万米的空间域镜内。战败百人,才有了在域镜内随意行走的资格。

    他们,走不了。但又不想平白无故的失去资格。

    “方向正东!”

    “念力屏障、念力护盾,请诸位与我一起联手!”

    一个白袍人神情紧张,急不可耐的低喊着话语,催促着念师们的统一集结防卫。

    “兰卆护卫!”白袍人死死咬着牙,施展出自己最强的一式。

    一个念力虚影,几乎凝成实质,伫立在众人前方。

    虚影宛如一个护卫,忠诚地握起长枪,枪尖直指前方。虚影似乎还披挂着一套厚重战甲,颇有战士护卫的风范。

    “兰摩?你在搞笑吧!”一个刀疤脸少年嗤笑一声,目光中满是谨慎,盯着东方。

    “那一道念力波动,虽然无可阻挡,但速度很慢!很有可能是一道幻术攻击。”

    “你搞出个这么个大家伙,能挡得住沁入心神、侵入脑袋的幻术念能波?我建议你,最好”

    白袍人兰摩斜睨一眼,摇头怪笑:“你是想说,一个幻术攻击招式,横跃万米,扫荡一切?”

&nbs天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p;   要知道,幻术招式大多是单体攻击方式。毕竟一个幻术,对应着一个敌人。

    范围性幻术倒也是有,但很难。

    修成这类范围性、全体性的幻术已经是难上加难,再想要施展开来,扫荡万米,那更是无稽之谈。

    刀疤脸少年冷哼一声:“如果是王者洪然呢?”

    洪然!

    白袍兰摩脸色瞬间大变。

    王者洪然,下寰城第一念师,就算是原来的另外三位王者,也都甘愿俯首在其之下。

    洪然,第一王的名头,如雷贯耳。

    的确有这个可能!

    白袍兰摩脸色大变,颤颤巍巍着说道:“这不可能吧?洪然王者他只需要一直呆着吗,就能顺利晋级,没人胆敢惹他的啊。”

    “况且,洪然王者他”

    洪然,十分高冷、极度傲气!

    而且,他非常重视脸面。

    据说有一次,为了争抢一位女性天才的青睐,他悍然出手,直接将王者布昱圡打晕过去。

    邪意凛然、俯瞰三王,那是何等的从容不怕。

    洪然怎么可能对普通天才们出手。

    这,这岂不是影响他的王者威严。

    “嗡!”

    浩大、浩渺的念能波,宛如一圈巨大的无色气浪,自东方弥漫而来,携带着震撼心神、动摇意志的大寂静、大恐怖。

    念能波笼罩之下,无人逃窜而出。

    只能看到数百个彩色丝带化为的茧蛋,裹挟着一位又一位天才,抛送出空间域镜。

    这,这是幻术攻击!

    白袍兰摩眼珠子瞪得溜圆,脸皮狂颤。

    他苦笑着:“第一王,洪然。”

    他一字一吐,每念出一个字,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直到最后一个字,他彻底萎靡下来,跌坐在地面上。

    洪然出手,无人能逃。

    但他也未免太急了,一道幻术念能波,扫荡方圆数万米,击溃击败无数参赛天才,有必要这么急躁?

   &nb睡眠型癫痫病怎么治疗sp;白袍兰摩长叹一声。

    目视着前方的一个个念力护盾、一道道念力屏障,宛如透明无用,根本无法挡住这一道幻术念能波。

    幻术,要么抗住,要么躲开。

    但,怎么躲?

    覆盖方圆数万米,也许有少数可以随意行走的天才,可以勉强躲过这一次灾难。

    白袍兰摩仰天叹息,却看到了金色悬空榜单上那一道龙飞凤舞的金色名字。

    他知道。

    这是新的王,第五王方成!

    据说在火山区域,生生击败了王者布昱圡,将其送出域镜。

    原因在这儿呢。

    白袍兰摩苦涩一笑,脑门一震,进入到了幻术世界中。

    末世!末世!

    整片星空都在颤抖。

    白袍兰摩瞠目结舌、满头大汗地盯着前方陷入了衰竭、崩裂的星球,即使明知这是幻术,却依然无法止住恐惧。

    因为在这里,感觉、感知等等,都是真实的!

    一旦灵魂、意志死亡,他也将

    “嘭!”

    星辰内的星核爆裂。

    一片星芒笼罩视野。

    白袍兰摩陷入濒死。

    域镜之上。

    暗语吸了口气,深深盯着下方,眸光露出一丝不忍之色,轻声说着:“身体可以修复,灵魂意志怎么办?”

    诅金冷笑一声:“反正没死。”

    灵魂、意志受损,也就是影响一些天资天赋罢了。难道就因这点小事,要怪责自己的晚辈洪然?

    万万不可。

    诅金冷漠地望着下方。

    洪然

    家族内四十六亿年来,史无前例的皇级天才!而且,还有着进一步跨越的潜力!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vzi.com  山东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